• 美媒:“复制到中国”结束,“从中国复制”开始 2019-02-03
  • 蔡英文,赖清德,李登辉,陈水扁..... 2019-02-03
  • 翻页   夜间
    贵州快3开结果今天 > 这是一篇甜宠文 > 34.第三十四甜

   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:34.第三十四甜

    贵州快3开结果今天 www.lkbn.net 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思路客] //www.lkbn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      第34章

        方寒凝不理他了。

        连驰一直笑, 一边笑一边去拿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,零零散散地堆满了她身边所有的空位。

        等结完账, 他才一只手拎着购物袋, 一只手去签方寒凝,

        “买太多了, 今天真得吃火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浪费?!?br />
        连驰笑了笑,只觉得自己脑子已经不好使了,连这种日常拌嘴都感觉是甜蜜。

        等回到了两人暂时的“家”,连驰便开始忙碌起来, 先把方寒凝抱到了沙发上,给她拿了电脑和书,还开了电视, 让她能自己做自己的事儿,然后又赶忙去洗了锅子、洗了菜, 把电磁炉翻出来放到餐桌上,准备一会儿煮火锅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间里,方寒凝也没什么事,看了一会儿英语课本, 又觉得看不进去。

        她的注意力完全被厨房里的人吸引走了, 看到连驰开水洗锅, 忧心忡忡地问道:“你洗过吗?……还是我来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连驰怎么看都是大少爷,也不像是能做家务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方寒凝这话一出, 那连驰就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, 立马抬高了声音, “你别动!”

        方寒凝被他吓住了,连下沙发的动作都僵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看不起本少爷……给我乖乖坐着,不许动,知道了吗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本少爷呢!美的他!

        方寒凝忍了又忍,最终还是忍不住,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就算连驰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,洗个碗洗个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,方寒凝也是白担心了一场。

        连驰把东西在餐桌上放好,倒水烧了锅,放了底料进去,又拿了碗碟出来调好了蘸料,这才把方寒凝抱到餐桌边。

        “我真的能走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连驰亲了亲她的眼睫,“我喜欢这样抱你啊?!?br />
        感觉她整个人都在依赖他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一直又冷又傲,独立又坚强,偶尔才露出女孩子软软糯糯的一面,连驰一直觉得爱一个人就爱她的全部,但是也希望她能冲着自己撒撒娇、装装可怜,不要这么倔强,这样他会更开心一点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样就很好了,能全心全意地相依偎,他已经非常满足了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顿时也没话了,沉默地拿了筷子,丢菜进去涮。

    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方寒凝这扭伤确实不严重,两三天之后就活蹦乱跳了。虽然连驰真的乖乖的和她各住一层,她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,想要回寝室去。

        哪有大学一开学就开始同居的啊……

        连驰可不愿意,怎么都不让她走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咬着嘴唇看他,“人家说,一直待在一起容易吵架,还是应该距离产生美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连驰被她气笑了,“我们这距离还不够远吗?我来找你可得走18格楼梯加两个大拐弯呢!”

        方寒凝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。

        连驰最受不了她这个眼神了,看了让人恨不得立刻答应她的一切要求,他走过去,把人搂进怀里,亲着她的耳垂含含糊糊地开了口:“再住两天……后天送你回去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看来想拉方寒凝出来同居这个计划,还是得往后缓缓了。

        连驰默不作声地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对连驰已经相当熟悉了,看到他的表情都能猜到他脑子里那点颜色。

        都是青春期的男生女生,想一些那样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方寒凝的原则就是一定要做措施,她辛辛苦苦苦读这么多年,不可能大学还没上完就步入成年女性生活的。大学读完她还要考研,反正短时间内连驰是不用想进一步怎么样的。

        虽然方寒凝有这样的觉悟,但是别人却不一定有。

        离元旦还有几天的时候,圆圆突然给她打了电话。

        当时方寒凝正在上晚自习,听到手机震动便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圆圆?这个时间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    圆圆曾经跟她说过,她每天只有上课的时候是最闲的,一到放学下课就要参加一万个活动,这才一个学期都不到,微信好友已经翻了一倍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间恰好应该是她最忙的时间才对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问了一声,圆圆却没有回答,电波的两端都是沉默的深思。

        她等了许久,仍然没有等到圆圆作答,只能听到她在那边沉重的呼吸声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站直了身体,又走得离教室远了一些,走到了楼梯上。

        她的语气严肃起来:“傅尤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圆圆突然就大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方方,我怎么办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等连驰下了晚自习约方寒凝去吃夜宵的时候,她已经坐上了去机场的出租。

        连驰本来以为她在开玩笑,听方寒凝一点笑意都没,才知道她是真的准备回北乔去。

        寒冬腊月,离期末考没几天的夜里,一个人,要是他不问,甚至不打算告诉他。

        连驰气得眼睛都红了,“方寒凝,你这个没良心的,有没有想过我会担心?”

        方寒凝沉默了很久,“抱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老子是为了听你一句抱歉才发火的吗!”

        连驰喉咙里一口老血,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,活生生要把他自己憋死才好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其实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——她并不是不爱连驰,所以瞒着他,而是她知道告诉连驰之后,连驰一定会问,她不想对他撒谎,也不想让连驰知道圆圆发生了什么,那样圆圆一定会觉得很痛苦的。

        听到连驰难得的发火,方寒凝酝酿了一堆道歉和安慰的话,还没来得及说出来,就被连驰一句话堵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“机场等我,我跟你一起回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大晚上的,也过了晚高峰了,路上一点都不堵,方寒凝很快就赶到了机场。

    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带,只带了个钱包和手机,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旅人。方寒凝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,在原地踟蹰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先去看看机票。

        这个点,正常航班都没有,只有红眼航班。但是也不需要挑了,能最快速度回去才好。

        她不是一个浪费的人,家里给的零花钱大部分都好好地存了下来,所以回去一趟也不是事,正好离元旦也近了,后面请两天假,可以留到元旦过完再回来。

        做了一下盘算,方寒凝走去了服务台,“一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两张?!?br />
        连驰冷淡的声音出现在她身后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顿了一下,顺从地改了口,“两张?!?br />
        连驰看她这样,心里火大得要命,办好登记之后,他把机票塞到口袋里,抓着方寒凝的手,把她拉到了一边,背靠着柱子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这里没什么人,两人面对面对视着也不会被人围观。

        连驰深吸了一口气,“这么急回去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有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一些私事?!狈胶す?,不跟他对视。

        连驰被气坏了,“私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对……连驰,你别逼我了,真的不能说。就算你哪天知道了,也不能是我告诉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可以是季星河,也可以是圆圆,但是她作为旁人,是绝不能随便传别人的闲话的。

        那样会害死圆圆,说不定也会害死季星河。

        连驰的表情看起来想揍她,只是忍了很久,还是忍住了。

        他挫败地叹了口气,“你不就仗着老子喜欢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方寒凝轻轻地凝视着他,“连驰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连驰转过身去,思绪都归了位,“要飞几个小时,经济舱不舒服,我去升舱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他便快步走开了,只给方寒凝留了个孤寂的背影。

        方寒凝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连驰这样的低气压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        他付完钱,还没回头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季星河难得声音慌张,“阿驰,方寒凝,你联系得上她吗?”

        连驰顿了一下,“怎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圆圆不见了?!?
    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  • 美媒:“复制到中国”结束,“从中国复制”开始 2019-02-03
  • 蔡英文,赖清德,李登辉,陈水扁..... 2019-02-03